WangChunYan♡

黑历史怎么那么黑

感觉人生没有了前进的方向
忽然就不会写戏了(跪

翻了翻很久以前写的自戏,想想还是不混语c了,安心当条咸鱼……。哇哇大哭(´;︵;`)

雨夜/月戏/求评/特别严厉的那种☆

   雨淅淅沥沥地打在阳台上,风吹开了没关严的门,一旁的门帘被吹得沙沙作响。掀开温暖的棉被,起身靠坐在柔软的大床上,在月微弱的柔光下,宽大简单不带任何装饰的黑白格调的房间依旧显得寂寥无比。

    垂眸看着地面,忽略了一旁的拖鞋,赤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,靠着微弱的月光,缓缓走向阳台的位置,雨声滴滴答答的点在地上,栏杆上,仿佛在演奏一曲美妙的音乐,湿润的冰凉感自下而上传达至脑海中。

   微风吹过黑色的发丝,带着一股风声,卷入单薄的衬衣内,冰冷却带着微不可闻的温柔。长期的睡眠让脑子处于思维混乱的状况,伸舌舔舐着因干渴而显得干燥的唇。

   月光仿佛被云层遮掩,微弱的月光变得愈发朦胧不清,伸手握住还在滴着水的栏杆,探头晦涩不明地俯视着脚底下黯淡无光的,仿佛会跑出什么似的树林。

    按住栏杆,用劲将自己翻坐在栏杆上,晃晃自己苍白没有血色的赤足,悬空的身体让脑子仿佛不知飘荡在何处,雨渐渐的越下越大,一道刺目的光芒划过天雷声划过天际,随即便引起震耳欲聋的响声,不适地微微蹙眉,仰头感受着雨水地冲击,湿润的黑发粘在一起,垂于空中,雨水顺着方向在地上滴出几朵微小的水花,白净的衬衫亦被糊上了一层水色,模糊的勾勒出身体的轮廓,摇晃着的赤足甩出点点水滴。

    “哧”带着嘲讽的轻笑声忽而脱口而出“怎么,雨让你变得矫情了吗?”,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,气氛再次变得空寂起来,刚才那自言自语的对话仿佛起了作用一般,摇晃的赤足缓了下来,轻呼出一口气,转身放下脚踏在地面上,拖着沉重的身子往室内走去,合上门,眉头微蹙带着厌恶的神色盯着地面的水,往浴室的方向走去,解开衬衣的纽扣,将上衣随意的扔在一旁,“啪——”带着水声的落地声尤其刺耳。

     夜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一只王黯的自戏,于是求特别严厉的那种评xxx

顺便再求指导下如何正皮气拜托了!(土下座

顺便有要扩列的吗


存戏☆求评

     无声地勾起了一抹似嘲弄又似悲怜的笑容,温热的液体不断的从后背喷涌而出,濡湿了身上的襦裙,那道刀伤仿佛深入骨骼似的,背脊一阵阵的发痛,肌肉和血管被撕裂的疼痛让身体止不住的发颤,心跳声也从沉着有力渐渐的变得絮乱虚弱。

     微风从耳边轻轻的飘过,卷动几缕被汗水浸透的发丝,带来了丝丝清凉,月儿还一如既往的圆润、皎洁,仿佛在倒映出,一位少女正在和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孩站在竹林中交谈的样子。

    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 现在,那位少女依旧,而那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却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 她的眼中只剩下了野心。

     不甘心,不甘心。

    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,耳旁的呱呱声亦像是被屏蔽了一般,攥紧了双手,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掌心,生命力仍是像流水一般无情的流走。

      双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脑海中留恋的闪过许多温情的片段,张开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早已无力再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  最后能感受到的,不过是身体砸在地上所留下的不甘与愤懑。

      随即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黑暗。

____________

然而这里是个渣渣,求评嗷嗷嗷。

无论什么样的评都可以接受请严厉的批评我调教我☆


存戏☆

春燕儿跟王耀去赏桃花嗯嗯嗯
_____________♡

   阳光透过树叶的密缝,轻柔的打在了脸颊上,暖暖的,柔柔的,仿佛在轻轻的抚慰着人一般,斑驳的叶影亦打在了身上,随风晃动着,微风轻轻地从耳旁拂过,带动着一缕不安分的发丝,望着上方开得正艳的花朵儿,心下一动。

   抬手取下一朵开的正艳的桃花枝,轻嗅芳香,将花枝放入耳鬓处的丝发中,勾起一个带着狡黠的笑容,朝着一旁坐在石桌上品茶的男子处走去。

   “阿耀阿耀,好看吗”果然,不出意料的瞅见那人的棕瞳溢满了无奈和宠溺,咧起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“燕儿可是想念那桃花粥的味道了?”温润的男声在耳旁炸开,被识破了意图有些羞怯的扭过了头,耳旁一阵炙热,怕是发红了。装作生气的鼓起了脸颊,自认为用着凶神恶煞的表情对着他生闷气,不料又引起了一阵轻笑。

    “我要回家!”要桃花粥。看着青年带着笑意的拉起自己的手,傲慢地撇了撇嘴,语气状似极为不满的哼哼几声,手却是不动声色的握紧了那双宽厚的手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哇总之想求评,然而并不会玻璃心毕竟玻璃心成长不了,于是求评呜(ノಥ益ಥ)  每次都觉得自己很渣但是不知道怎么改。